人死真的如燈滅?


人死果真如燈滅,我們在世的一切舉動,其實終歸都是完全沒有意義的──生命的每一個經歷,說到底只是一堆堆不知從何而來的原子微粒,漫無目的隨機排列,所純粹巧合地衍生出來的短暫生化幻覺罷了。


死亡,是絕大多數人,不願意也不敢面對,但又必須面對的事實。雖然醫學發展一日千里,人的壽命越來越長,但生命依舊是脆弱的,我們每一刻,都可能面臨因疾病或意外而帶來的死亡。

所謂「人死如燈滅」──不少人認為,死亡就是一切最終的結局、每一個人灰飛煙滅的一刻,它會把人生的一切記憶、一切喜怒哀樂、一切恩怨情仇,全部徹底一筆鈎銷。

真正懂得死亡是什麼,是懂得真正生活的開始。在現今社會,糾正這種對死亡錯誤和消極的看法,可謂非常迫切和重要。

天主造人,本為靈魂肉身的混合。(創二7)祂不是死人的天主,而是活人的天主。(路二十38)「天主並未造死亡,也不樂意生靈滅亡。」(智一13)

人的死亡是個悲劇──「罪惡藉著一人進入了世界,死亡藉著罪惡也進入了世界;這樣死亡就殃及了眾人,因為眾人都犯了罪。」(羅五12)

慈悲的至聖天主,在耶穌基督內,親自取了肉身,拯救世人脫離罪惡。(若一14)這意味著,衪不只要拯救人的部分,還要拯救人的全部──靈魂肉身。(若六54)

救主耶穌,完全貶抑自己。(斐二7)祂親身經歷人世間至悲慘的苦難及死亡,然後通過肉身復活,永久地扭轉死亡的權勢,轉化死亡的消極意義──

「我就是復活,就是生命;信從我的,即使死了,仍要活著。」(若十一25)

「祂【基督】毀滅了死亡,藉著福音彰顯了不朽的生命。」(得後一10)

「【人類】 既然都有同樣的血肉,祂【基督】照樣也取了一樣的血肉,為能藉著死亡,毀滅那握有死亡的權勢者──魔鬼,並解救那些因死亡的恐怖,一生當奴隸的人。」(希二14-15)

簡單來說,基督把死亡的詛咒變為祝福,又容許歸依祂的人,在死亡之中,享受這種祝福。因著基督,基督徒的死亡,就有了極為震撼的積極意義──

「生活原是基督,死亡乃是利益。」(斐一21)

「如果我們與基督同死,亦必與祂同生。」(弟後二11)

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不滅的靈魂。(訓十二7;瑪十28)肉身的死亡,指靈魂和肉身的分解。靈魂不由更細小的部分構成,故不能再分解,不能再死亡。因此,人死並不如燈滅。死亡不能解決問題。

亡者的靈魂,要到基督臺前,把一生呈上──「人一到臨終,他的行為就暴露出來」(德十一28-29);「就如規定人只死一次,這以後就是審判。」(希九27)既然人只死一次,死後便不會有投胎轉世之事的。

在基督的審判台前,靈魂面對天主的屬靈烈火,可能有三個下場(詠九十七3)──

I. 生前愛祂並且已經成聖的靈魂,會沐浴在祂溫暖的愛火之中,直接觀看祂,共融於「眼所未見,耳所未聞,心所未想到」的永恆真福之中。(格前二9)

II. 生前愛祂但尚未成聖的靈魂,會被祂的熊熊愛火醫治和煉淨,逐步邁向永恆的真福。(格前三15)

III. 生前恨祂、拒絕祂的人,會因為自己的罪惡而面臨祂「吞滅的烈火」,直到永遠。(希十二29)


對前兩種在基督的恩寵內死去的靈魂來說,死亡是跨越時空界限,參與主的死亡,為了將來能同樣參與祂光榮的復活。(格前十五35-36)

聖方濟•亞西西(Saint Francis of Assisi)寫道:

「禍哉!那些在死罪中過世的人!相反的,那些尋求祢至聖旨意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第二次的死亡不再使他們受害。」(《太陽歌》)

死亡不再是什麼消極的結局,而是慈悲的天主,召喚人到祂那裡的神秘時刻。換句話說,死亡是一個全新的開始、一個與天主基督面對面會面的契機。(斐一23)

關於死亡,聖女大德蘭(Saint Teresa of Avila)是這樣說的:「我切願見到天主,為見到祂,必須先死。」(《生命之書》)


聖女小德蘭(Saint Thérèse of Lisieux)也這樣說道:「我不死,我進入生命。」(《遺言》)


原來,人受造並非為了追逐此生短暫的逸樂,而在於逐步發現、認識和追隨天主,即使肉身死亡,仍舊可以得享永恆的福樂──

「永生就是:認識祢,唯一的真天主,和祢所派遣來的耶穌基督。」(若十七3)

延伸閱讀──

《天主教教理》997-1019號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