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主教的聖堂,為什麼很多都很華麗?


I. 華麗的聖堂佈置,有什麼意義?


如果天主教的聖堂,僅僅是教友聚會場所,華麗的佈置,確實是絕對沒有必要的。


然而,聖堂絕對不僅是教友聚會場所,因為一切信仰生活的巔峰──彌撒聖祭──正正就是在聖堂這神聖空間裡舉行。


在彌撒聖祭中,天主聖子耶穌基督,藉主祭的語言、藉聖神的行動,把麵餅及葡萄酒,祝聖為祂自己的聖體聖血,奉獻給天主聖父,以赦免罪過。(瑪廿六20-29;谷十四17-25;路廿二14-20;格前十一23-25)


在這神秘的一刻,在世的教友,偕同天堂萬千天使和諸位聖人,跪拜在祭壇前,向唯一天主俯首稱臣。(希十二23)


毫無疑問,那靜默地隱藏在麵餅、葡萄酒形狀下的,就是救世贖世的至聖天主耶穌:「我的肉,是真實的食品;我的血,是真實的飲料。」(若六55)


在聖堂的祭臺上,天主耶穌,以至獨特的方式,真實地、實質地,臨現於我們眼前,使我們能以感官與祂接觸、甚至品嚐到祂。(伯前二3)


華麗的聖堂佈置,意義只有一個──光榮那置於聖堂內的基督聖體。


II. 可是,《聖經》不是說,天主並不住在人手所建的殿宇嗎?


創造宇宙萬物的天主聖父,是沒有肉身的純精神體。(若四24)既然祂並無肉身,當然「不住人手所建的殿宇。」(宗十七24)


然而,二千年前,同為天主的聖子,卻從瑪利亞身上,取得一個真實的血肉之軀,降生成為耶穌基督──「聖言成了血肉,寄居在們中間」,再以自己的血肉之軀,死在十字架上,完成救贖大業──「我們就是因這旨意,藉耶穌基督的身體,一次而為永遠的祭獻,得到了聖化。」(若一14;希十10)


耶穌基督這位天主,有別於聖父及聖神,有一個實在的血肉之軀,而且能以其肉身,真實臨在於特定的建築物內,例如聖堂。(瑪八14;瑪九23)


華麗的聖堂佈置,提醒世人,那隱藏在麵餅形狀下的基督聖體,不是普通人的身體、更加不是普通的一塊食物,而是「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;誰若吃了這食糧,必要生活直到永遠。」(若六51)


可見,華麗的聖堂佈置,光榮的不是主教、神父、教友,而是救世贖世的天主耶穌基督。

事實上,華麗的聖堂佈置,是教會愛慕基督的鐵證。


教會是基督的淨配──「教會怎樣服從基督,作妻子的也應怎樣事事服從丈」;「你們作丈夫的,應該愛妻子,如同基督愛了教會,並為她捨棄了自己。」(弗五24-25)


那有真正愛慕丈夫的妻子,認為只戀愛丈夫的「靈魂」便夠,而無需愛護丈夫的身體,為他添置衣服、佈置家居?


III. 但是,耶穌基督,真的喜歡我們,以華麗的聖堂佈置,光榮祂的聖體嗎?


是的。主耶穌重視、允許、甚至鼓勵人們以最珍貴的寶物來光榮衪的肉身。


〈瑪竇福音〉記載,主耶穌剛出生時,「【東方賢士們】走進屋內,看見嬰兒和祂的母親瑪利亞,遂俯伏朝拜了祂,打開自己的寶匣,給祂奉獻了禮物,即黃金、乳香和沒藥。」(瑪二11)


〈瑪竇福音〉有沒有加以譴責,賢士們給主耶穌的貴重禮物,是多餘的?完全沒有──因為基督是天主、是萬王之王,祂完全配得這些禮物。


〈若望福音〉記載,主耶穌身上穿著的長衣,是「無縫、上下渾然織成的」(若十九23)──值得留意的是,這種無縫的長衣,在當時古代是非常名貴的。


〈若望福音〉,有沒有加以譴責,主耶穌穿著這種名貴長衣,是過於奢侈的?完全沒有──因為基督是天主、是萬王之王,祂完全配得這種衣服。


〈若望福音〉也記載,主耶穌死後,門徒尼苛德摩(尼哥底母),帶了極為貴重的沒藥及沉香調和的香料,約有一百斤,來埋葬耶穌的聖屍。(若十九38-39)


〈若望福音〉,有沒有加以譴責,尼苛德摩以如此名貴之物埋葬基督屍體,是浪費的?完全沒有──因為基督是天主、是萬王之王,祂完全配得這種陪葬品。


作為天主的耶穌,喜愛美麗之物嗎?毫無疑問,祂不但喜愛美麗之物,而且更是「美麗的唯一根源。」(智十三3)


IV. 天主教只顧興建華麗聖堂,而廢棄幫助窮人的工作嗎?


天主教謹記耶穌的聖訓──「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,就是對我做的」,從未因廢棄慈悲善工。(瑪廿五40)天主教在世界各地營運14萬所學校、1萬所孤兒院、5千所醫院、接近2萬間診所,而其20餘萬的堂區,亦參與不計其數的扶貧工作。


其實,千百年來,教會興建並且保育華麗的聖堂,為世世代代世界各地的大批貧窮工匠、工人、藝術家們,創造了無數的職位、無數個發揮才能,自食其力的機會。


V. 把聖堂的華麗佈置變賣,接濟窮人,不是更合乎主耶穌的心意嗎?


出賣主耶穌基督的猶達斯(加略人猶大),正正問過同樣的問題,而被主耶穌駁斥。我們今天仍要重蹈覆轍嗎?


〈瑪竇福音〉記載──


「耶穌正在伯達尼癩病人西滿家裏時,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貴重的香液來到耶穌跟前,倒在正坐席的耶穌的頭上。門徒們見了就不滿意說:『為什麼這樣浪費?這香液原可賣得許多錢,施捨給窮人。』」(瑪廿六6-9)


我們從〈若望福音〉得知,提出這個問題的那一位門徒,正正就是日後賣主求榮的猶達斯。(若十二5-6)


「耶穌知道了,就對他們說:『你們為什麼叫這個女人難受? 她在我身上原是作了一件善事。你們常有窮人同你們在一起,至於我,你們卻不常有。她把這香液倒在我身上,原是為安葬我而作的。我實在告訴你們:將來在全世界,這福音無論傳到那裏,必要述說她所作的事,來記念她。』」(瑪廿六10-13)


〈若望福音〉給我們補充,猶達斯提出問題的原因,「不是因為他關心窮人,只因為他是個賊。」(若十二6)


天主教的聖堂,對所有人開放──無分國界、種族、語言、文化、階級(格前十二13)。在聖堂內,在基督聖體臺前,一切歸依的罪人,不論貧富,不分高低,都能並排朝拜天主。


在聖堂──比富人居所更華麗的家──富人不比窮人高尚,一切人都可以抬起頭來,與其他兄弟姐妹一起讚頌天主的美麗與偉大。


2015年,被問及為什麼不把天主教各大聖堂的寶物變賣接濟窮人,極為重視窮人的當今教宗方濟各(Pope Francis),是這樣回答的:


「這問題很易回答。這些不是教會的寶物,而是人類的寶物。例如,明天我聲稱要拍賣米高安哲羅(Michelangelo)的聖母憐子雕像(Pieta),這是不可能的,因此它不屬於教會。它確實位於聖堂裡面,但它屬於全人類。」


值得留意的是,放置著名的聖母憐子雕像的羅馬聖伯多祿大殿(Saint Peter's Basilica),是全年免費對外開放的。


再者,天主教的教宗、主教們,皆守獨身──聖堂的寶物,難以變成個人財產,傳給後代。故此,聖堂的華麗佈置,不屬於一家一姓私有。


變賣聖堂的寶物,便是把光榮天主的寶物私有化,不但褻瀆天主,也無情剝奪窮人接觸藝術瑰寶、在華麗的聖堂祈禱,預嚐在天國朝拜天主的機會──


「城牆是用水蒼玉建造的,城是純金的,好像明淨的玻璃城牆的基石,是用各種寶石裝飾的:第一座基石是水蒼玉,第二座是藍玉,第三座是玉髓,第四座是翡翠第五座是赤瑪瑙,第六座是斑瑪瑙,第七座是橄欖石,第八座是綠柱石,第九座是黃玉,第十座是綠玉,第十一座是紫玉,第十二座是紫晶。十二座門是十二種珍珠,每一座門是由一種珍珠造的;城中的街道是純金的,好似透明的玻璃。在城內我沒有看見聖殿,因為上主全能的天主和羔羊就是她的聖殿。」(默廿一18-22)


延伸閱讀──


《天主教教理》1181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