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憑理性就能推斷天主存在?


人單憑理性、無需信仰,便能推斷天主存在,正如十三世紀科學家聖大雅伯主教(Saint Albert the Great, 1200 - 1280 AD)指出:「人最尊貴的力量就是理性。理性最高的目標,就是認識天主。」


I. 我們的宇宙,不是必然存在的事物;意思就是,宇宙是有可能不存在的:假如一百三十八億年前,宇宙大爆炸沒有發生,宇宙便不會出現。如果宇宙膨脹速度在宇宙開首幾秒稍慢一點,整個宇宙肯定早已崩塌,日後所有事物,包括千億個星系中的銀河系、銀河系中的太陽系、太陽系中的地球和地球中的生命,都不會出現。


不管是你還是我,其實都不一定要存在的。我們胚胎形成前就並不存在;如果我們的父母或者祖父母或者曾祖父母,如此類推至二十萬年前出現的首批智人祖先(homo sapiens),稍有差池未能相遇,我們都不會存在。


II. 宇宙既然並非必然存在,但又確實存在,那麼宇宙存在的理由,便需要被解釋。假如這個理由(例如:「直接導致是宇宙大爆炸發生的原因」),跟宇宙一樣,不是必然存在的事物,那麼它存在的理由,同樣需要被解釋。


然而,這條解釋鏈不可能是無窮無盡的。假設過往的解釋鏈是無窮無盡的,今天的我們是永遠不會出現的,因為無限的過去,是永遠不會結束的,而如果過去永遠不會結束,現在將永遠不會來臨。但是,既然我們正在經歷現在,則過去必然已經結束;這意味著,解釋鏈不可能往後無窮無盡地延伸。


數學上,從無限個偶然的因果關係倒數到今天的宇宙萬物是不可能的:無限是永遠數不完的。情況就有點像要從一個無底深淵的底部爬出來:無底深淵是沒有底部的,沒有人──即使是一個永遠不會死的人──能從一個無底深淵的底部爬出來。如此類推,從解釋鏈往後推,始終會到達一個終極起因,即一個必然存在、不解自明的起因。


同理,我們可以把解釋鏈,想像成一副骨牌、把現在這一刻的世界,想像成剛被前一塊骨牌推倒的骨牌。如果現在這一塊骨牌前面,只有無窮無盡的骨牌、沒有第一塊被推倒的骨牌,那麼整個骨牌效應根本不會發生,也就是說現在這一塊骨牌根本不會倒下。既然現在這一塊骨牌已經倒下,那麼整個骨牌效應,肯定是由一個必然存在、不解自明的起因啟動。


就算假設整條解釋鏈,真的是無窮無盡、沒完沒了的(例如:「宇宙大爆炸是由前一個宇宙大崩塌所導致,如此類推往後直到永遠」);整條解釋鏈,仍然需要被解釋,因為它終究不是必然存在的:每次宇宙崩塌或爆炸,只要稍有差池,解釋鏈便會永久中斷。我們還是要問:為什麼它到現在還未中斷呢?為什麼一條永無窮盡,充滿偶然性質的解釋鏈,本身會存在呢?什麼理由,導致它存在呢?


再次套用上面的例子。即使我們假設骨牌效應真的可以無需推倒第一塊骨牌也能發生,我們仍然要問,整副骨牌,是誰製造的?是誰把它放在那裡的?為什麼骨牌效應從未中斷呢?同一道理,即使假設真的有人能從無底深淵的底部爬出來,我們依舊要問,無低深淵是怎樣形成的?為什麼往上爬了無限年的人,到現在還未失手,下墮直到永遠?


就是這樣,我們仍然會到達一個必然存在,不解自明的起因的。


III. 必然存在、不解自明的起因,不可能像宇宙萬物一樣,只是偶然存在的事物。由於終極起因獨立於宇宙存在,並且(直接或間接)導致宇宙存在,這個起因一定不受構成宇宙的時間、空間、物質、能量所局限。換句話說,這個起因是永恆與無限的。


畢竟,這個起因肯定擁有龐大力量,才能夠促成如此龐大的宇宙,甚至是無數個多重宇宙的誕生。這個起因也必然擁有莫大智慧,才能夠佈下簡潔、對稱和高雅(parsimonious, symmetrical, and elegant)、只能運用理性才可以領悟的自然定律,支配整個宇宙運行。既然這個起因是無限的,其智慧肯定也是無限的,所以對於是非對錯不可能有任何誤解;既然這個起因永遠不會巔倒是非黑白,其本質一定也是至善的。


IV. 綜合上述,我們可以得出結論:宇宙事物的終極起因,本身不是宇宙萬物的偶然結果,而且是必然存在、永恆、無限、全知、至善的。神學家習慣把這個起因,稱為「天主」(神/上帝)。這也是天主在《聖經》中對自己的稱呼:「今在、昔在及將來永在的全能者上主天主。」(默一8)


就像三角形的數學概念説明三角形的本質,天主的概念也説明了天主的本質;如同三角形不得多於或少於三個角,天主亦不可能不存在。換句話說,天主──宇宙萬物存在的終極根源──的本質就是必然存在,否定天主存在,等同說「必然存在並不存在」,是自相矛盾的邏輯謬誤。


儘管天主無限的本質,不可能被框進人類有限的理性裡,人還是有可能理性地談論天主的。天主未能被人完全理解,不等同祂不真實;正如數學不能被人徹底理解,不意味它不真實一樣。有見及人單憑有限意識,難以想像天主無限本質,天主早已叫人仰望跨越億萬光年的星空,從看似無限的宇宙,以類比方法,窺探天主的真正無限:「高天陳述天主的光榮,穹蒼宣揚祂手的化工。」(詠十九2)


「上主的偉大,不可測量。」(詠一四五3)我們測量不到祂,因為祂獨立於時間、空間、物質、能量,卻能隨處看到祂造成的事物。祂是至高和自由的造物主,是萬有的終極起因,卻深入臨在於所有的受造界中:「尋求天主,或者可以摸索而找到祂;其實,祂離我們每人並不遠,因為我們生活、行動、存在,都在祂內。」(宗十七27-28)


要認識不可見的天主,對人的心智是一大挑戰。很多人因此卻步。人不想認識天主的另一個原因,是因為一旦承認天主存在,他們必須改變固有的生活方式。


當代美國著名無神論哲學家內格爾,一次真情流露,把這種不安,表達得淋漓盡致:「身受這種不安折磨的我,從自身的經驗自白:我願意無神論是真的,而且為一些我所認識的最為聰明和博學的人竟是宗教信徒感到不快。這不止是因為我不相信天主,所以自然希望自己的信念是正確的。這是因為我希望天主不存在!我不願意世上有個天主;我不願意宇宙是這樣的。」


值得留意的是,天主存在不存在,跟人信不信衪存在,是沒有關係的。


延伸閱讀──
《天主教教理》31-47,300號
《天主教青年教理》3-5號
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