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──超級英雄


納匝肋人耶穌(Jesus of Nazareth, 4 BC - 30/33 AD)是整個人類歷史的超級英雄。


一切源於史前一次無可挽回的叛逆。號稱「朝霞的兒子──晨星」的路濟弗爾總領天使(Lucifer the Archangel),比一切受造物更為卓越。位處天主之下,一切之上的路濟弗爾,竟恃寵生驕,逐漸討厭客觀的愛、真理和光明。他要抬舉自己,即使巔倒是非黑白、指鹿為馬仍在所不惜。最後他再也無法抵擋天主真理的強光,自由自主地自絕於天主之外從此墮落。(依十四13-14)


路濟弗爾這位完全喪失理智的墮落天使,今天稱為「魔鬼」或「撒殫」(「敵對者」)。跟魔鬼一同背叛天主的天使們,墮落後亦變成所謂的「邪魔」。(伯後二4)天主公義地懲罰了他們──「撒殫如同閃電一般自天跌下。」(路十18)


自以為足以跟天主分庭抗禮的魔鬼,把自己對天主的仇恨,延伸到那些天主按照自己肖像造成的人類:「天主造了人,原是不死不滅的,使他成為自己本性的肖像;但因魔鬼的嫉妒,死亡才進入了世界。」(智二23)「從起初,﹝魔鬼﹞就是殺人的兇手,不站在真理上,因為在他內沒有真理;他幾時撒謊,正出於他的本性,因為他是撒謊者,而且又是撒謊者的父親。」(若八44)


失去光明便剩下黑暗。路濟弗爾的叛逆,為自己、為追隨他的天使、為日後受他誘惑的人,間接創造了黑暗的地獄,自己折磨自己,自己的驕傲變成自己痛苦的根源。


人類在有史之初,竟重蹈覆轍,自由自主地選擇歸向黑暗一邊。魔鬼當然不會就此罷休,反而加劇破壞受造界,在人間製造紛爭和仇恨,務求每一個人,包括你,「靈魂和肉身陷於地獄中」。(瑪十28)


慈悲的天主並没有就此放棄背信棄義的墮落人類。祂隆重承諾,終有一天,祂要派遣一個殲滅罪惡和死亡的「武器」來到人世。這個「武器」將會是一個人、一個生於疾惡如仇的母親的救主:「我要把仇恨放在你﹝魔鬼﹞和女人﹝救主母親﹞,你的後裔﹝罪惡﹞和她的後裔﹝救主﹞之間,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,你要傷害他的腳跟。」(創三15)


更為驚人的是,天主在後來的啟示中,揭露了那將降生的救主,竟然就是祂自己:「有一個兒子賜給了我們;祂肩上擔負著王權,祂的名字要稱為神奇的謀士、強有力的天主、永遠之父、和平之王。」(依九5)


時期一到,救主便降生於童貞瑪利亞。(迦四4)祂被稱爲「耶穌」(「天主拯救」),得尊號「基督」(「救世主」)。耶穌基督,所以能消滅魔鬼的惡行,不是因為祂是半人半神、扮成人的神、扮成神的人或者是降生成人的天使,而是因為祂是真正的天主、真正的人(Godman)(若一1-14)


作為真正的天主,耶穌能促成魔鬼不能逆轉的挫敗;作為真正的人,耶穌能經歷人類的一切喜怒哀樂、生老病死,致使世上再沒有人可以說:「天主不明白我的痛苦。」作為真正的天主和真正的人,祂能以人類代表的身分,以天主的權能,重新修補天人之間因罪惡造成的無窮裂縫。(弟前二5)


為了與人類並肩作戰一起擊潰黑暗勢力,萬有天主在耶穌基督內,虛空了自己。(斐二7)


天主這樣做,跟魔鬼的自吹自擂,形成強烈的對比。


耶穌縱使生於塵世、長於俗世,但目標從未改變:祂要號召世世代代的人類,加入祂即將發動的一場靈性革命、一場史詩式屬靈戰爭,推翻奴役人類萬年的魔鬼撒殫,把全人類從罪惡中釋放出來,獲得真正的自由。(若八36;弗六11-17)


在曠野中,喪心病狂的撒殫,竟大膽嚐試引誘耶穌加入他的黑暗陣營。(瑪四1-11)撒殫甚至應許,只要耶穌願意歸邊,宇宙的和諧便得以按耶穌的意願恢復。(瑪四8-9) 耶穌當然沒有答應。祂不但沒有答應,而且始終選擇了戰鬥。於是,祂從不同地方、在不同社會階層,召喚不同的人加入祂的聖教會,也就是祂的屬靈軍隊。(瑪四18-22)聖教會是好戰的,因為地上的黑暗勢力,不斷焦急地密謀要把她殲滅。以基督為統帥的教會、不止要被動地抵擋魔鬼的瘋狂來襲,更要主動地痛擊地獄,攻破它的防線,直到凱旋為止。(瑪十六18;哥二15)


耶穌一生到處救急扶危、關顧窮人、教導真理、赦免罪過:「我向貧窮人傳報喜訊,向俘虜宣告釋放,向盲者宣告復明,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,宣佈上主恩慈之年。」(路四18-19)祂勸免世人,以暴易暴永遠不能解決紛爭:「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,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。」(瑪五44)祂教導世人,能徹底征服罪惡的,不是仇恨而是悔改和寬恕。(路十三3;瑪十八22)祂向世人宣告,真正能消滅黑暗權勢的,不是更多的財富名利地位,而是「愛」一個字:「你應當全心、全靈、全力、全意愛上主,你的天主;並愛近人如你自己。」(瑪六19;路十27)


由魔鬼操控的敗壞世代,就是連這樣一個說真話的人也容不下。悲劇隨即發生。耶穌屬靈軍隊中的一個戰將──十二宗徒之一的猶達斯(加略人猶大)──自主選擇靠攏黑暗勢力那一邊,把恩師出賣給熱切期待消滅祂的當權者。


邪惡的人類,怎樣「報答」耶穌這位無私的救主?就是在祂前往刑場的苦路前後,使祂變得孤立無援、眾叛親離、含冤受屈,然後出賣祂、拒絕祂、侮辱祂、嘲笑祂、鞭打祂、釘死祂。換句話說,就是把受原罪破壞的人性的最恐佈黑暗面所產生的一切醜陋罪行,沒有遺漏地全部加諸祂遍體鱗傷的殘軀之上。


無私的救主,卻怎樣回報人類的叛逆?「祂沒有犯過罪,祂口中也從未出過謊言;祂受辱罵,卻不還罵;祂受虐待,卻不報復。」(伯前二22-23)


醜陋、邪惡、殘忍、無信的人類,絕對不配得基督這樣的一位救主。 可是,頭帶荊冠,手無寸鐵的基督英雄,單人匹馬以一敵萬,面對當時世上以殘忍聞名的超級強國羅馬,氣勢磅礡地示範了仁者如何無敵。「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,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。」(若十五13)


到達生命最後一刻,耶穌矢志不移捨身取義,把所有人加諸在祂身上的所有罪惡都承擔起來,在聖城耶路撒冷外的爾瓦略山(「髑髏地」)上的十字架刑場,犧牲生命的決定性一刻同時把它「引爆」同歸於盡。


羅馬帝國軍人無情地以長矛一擊刺穿架上基督的胸口,那清洗世人罪惡的血和水,隨即從聖心湧出。(若十九34)「祂被刺透,是因了我們的悖逆;祂被打傷,是因了我們的罪惡;因祂受了懲罰,我們便得了安全;因祂受了創傷,我們便得了痊癒。我們都像羊一樣迷了路,各走各自的路;但上主卻把我們眾人的罪過歸到祂身上。」(依五十三4-6)


基督永久地扭轉了死亡的權勢,成功重新修補天人之間因罪惡造成的無窮裂縫。


但祂也同時戰死了。


聖母瑪利亞抱著基督的屍體痛哭,應驗了〈創世紀〉三章15節的古老預言,而追隨耶穌至最後一刻的聖若望宗徒(使徒聖約翰)和聖瑪利亞瑪達肋納(抹大拉的聖馬利亞)也一同哀悼救主的死亡。(若十九25)


這不是故事的結局。 這只是故事的開始。


這個故事至今仍未結束。


「﹝人類﹞既然都有同樣的血肉,祂﹝基督﹞照樣也取了一樣的血肉,為能藉著死亡,毀滅那握有死亡的權勢者──魔鬼,並解救那些因死亡的恐怖,一生當奴隸的人。」(希二14-15)


延伸閱讀──

《天主教教理》595-623號


相關文章